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

 

问道之旅:很有看点的“文化旅游”

发布时间: 2018-12-07 |来源: 中国网《道家文化》 |作者: 王珍莉 |责任编辑: 君君

我在文字中多次提及李振霞校长。当年她从中央党校调任海南省委党校副校长兼《新东方》杂志主编,我硬是追着从北京调来做她的科研助手。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李校长今年83岁。之所以强调她的年龄,是因为我总觉得她不像83岁。这里不说她思维如何敏捷,心态如何好,我只想说她这段时间正忙于“文化旅游”,这是她自己命名的。

现如今,旅游对你我并不陌生。放眼看去,渐渐富裕起来的中国人从国内旅游到国外,观美景,尝美食,拍美照,不亦乐乎。被无数人吟诵的“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中的“远方”,每天都在呼唤人们,而更多人以“下车拍照,上车睡觉”的旅游实践着。

说实话,真正通过旅游去感知和了解人类文化特定方面具体内容为目的的人还很少,尤其是到了耄耋之年。这样的年龄能以健康的身心到处走走,在很多人看来就很幸福了。而李校长和她相依相伴60多年的丈夫、86岁的中央党校教授金春明,还有李校长从政府部门退休的表妹夫妇一行四人,却是以鉴赏海南独有的文化、追寻文化名胜遗踪为目的的旅游,寻求的是文化享受。

李校长说,“文化在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中的地位就像一个人,不但要有健壮的骨骼,还需要有丰满的体态和气度,来美化才能堪称完美。”“我这种文化旅游的追求与渴望,不是来自一夜之梦,也不是来自一日、一月、一年的浪漫情怀,而是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历程。”。昨天,便看到她转给我的文化旅游“游记”:《定安文笔峰》。说是怀着“活到老,学到老”,急切“补短板”的渴望,去定安文笔峰求知。

选择定安文笔峰是因为它是海南的道教名山,前不久在这里召开了中国首届南宗道教论坛。

李校长用心而记:道教分为南宗北宗。定安文笔峰的道教,属于南宗。南宗思想发展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张伯端,第二阶段白玉蟾等。道教认为,名山大川吸取天地灵气,是修炼的绝佳场所。宋代承袭唐代之例,皇帝亲自提倡道教。时海南虽地处南荒,但道教亦随之勃兴。明、清两代,道教在海南普遍向民间传播,出现了世俗化。道教对海南黎族地区影响进一步加深。作为南宗道教的实际创始人,白玉生于海南,一生云游四海,他倡导的“助国安民、济生度死”的精神依然影响着后世。相传他晚年复归海南,于定安文笔峰隐居修行,文笔峰也是白玉蟾祖师的传教圣地。

历史上,文笔峰半山腰有一祭祀白玉蟾的道观,名曰蟾仙庙,因年深日久而毁损。2002年,海南道教协会会长陆文荣先生在海南考察商业项目时,看到的满目荒凉的文笔峰,当时,他萌生了建一个道场的念头,想传承白玉蟾祖师的精神为海南人民做点事。于是,他将自己十多年的积蓄全部投入到定安文笔峰玉蟾宫的建设。一批慈善家积极响应,蟾仙庙终于焕然一新,遂更名玉蟾宫,成为南宗宗坛。这也是改革开放后海南省委、省政府积极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有效推动宗教和谐建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一个重要窗口。

李校长说起这次“文化旅游”的收获,抑不住喜悦之情。她说,这一生学哲学教哲学,特别是当了中国现代哲学学研究会会长20年,还同时做过一段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过去自己只注意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对道家多有淡漠,对道教了解很少,这次来寻访,更多地了解了作为中国唯一的本土宗教,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认为“道”是化生万物的本原。她认为道教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着更深刻的文化底蕴。

四人团队有朋友也许被他(她)们的精神感召,担任专职司机。走完文笔峰观光车线路,金教授和表妹夫更是跨过300个台阶,从中天门直上南天门。一个86岁,一个83岁,往返600个台阶!

很多人或多或少知道,道教起源于中国古代先秦王朝的道家,奉老子为教祖和最高天神。老子是我国古代的一位伟大的思想家,他所撰述的《道德经》开创了我国古代哲学思想的先河。认为“道”是化生万物的本原。

去过文笔峰玉蟾宫的人是否记得,它正门有一副对联:

上联:大慈故能勇济世利人方见宗师本色

下联:功成而弗居敬天行道自然逍遥神仙

横批:“道冠諸天”

倡导济世利人,敬天行道。

我在学校读中哲史时,曾对老子的道家思想有粗浅了解,记住了道家的主张:道法自然,无所不容,无为而治,与自然和谐相处。

我还特别对“道家”与“道教”的关系感兴趣。为什么在现实中常常被人们不加区别地使用呢,这源于它们之间的密切关系:道家思想是道教的重要思想基础。不可否认道教兼收了儒家、墨家、佛教、民间巫术等各种传统思想,但道家思想还是其最根本的基础。如果没有这种思想基础,也许不可能形成儒释道三足鼎立的局面。

从李校长的游记中,我看到四位年轻的老人对中国文化,对海南地方文化,对文笔峰的山川之美的由衷热爱。

“心存道家古韵,升华灵魂,一身风骨,一路欢歌”!她写道。(王珍莉/文 李凤森 李振霞/摄影)

 

相关文章